http://www.znjtcc.com/

开始了他的巡界之路

  “年轻那会儿有同乡喊我去外面打工,他主要是做边境贸易,多的时候一个月能赚到几千元,比我一年的补助都多,但界务员的工作必须有人做,这是党和人民的需要,我不能走。”

  白天家中开灯才不会昏暗,但杨天才并不在意。张旭 摄

  现在的巡查道路相比过去有了很大的改善,有的地方车辆可通过。步行大约半小时,杨天才和记者一行来到140号界碑。“尖顶的界碑是越南立的,中间有个十字刻痕的是我们国家立的。”

  巡查边界 守卫国境

  出生于1954年,曾担任民兵连副指导员的他,从1984年被选为外事界务员的那天起,开始了他的巡界之路,并一路走到今天。

原标题:【边疆党旗红】“草根卫士”杨天才:巡边之路三十载

  “这是国家和人民的需要”

开始了他的巡界之路

  有一次杨天才巡山归来,突然发现一处起火点,几十平米的杂草垫即将烧完,他顾不上多想,迅速脱下衣服围着起火点扑救。通过努力,他终于将火势控制。这时他的两只手已被烧起了水泡,脚上的胶鞋也烧软了。“没有引起火灾,这是最重要的。”在杨天才负责的界段内,从未发生过一起森林火灾。

  “年轻人觉得界务员的待遇不高,他们需要收入养家。我不一样,家里人都很支持我,只要身体允许,我还会继续干下去,守好界碑!”在与记者告别时,杨天才坚定地说。

开始了他的巡界之路

开始了他的巡界之路

  几年前的一天,杨天才在巡边时不小心摔下4米多高的悬崖,凭着毅力,他用了很长时间才抓住藤条爬上来,至今他的小腿上还留着明显的伤疤。回忆往事,杨天才总是爽朗一笑,这些经历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,却没有在心里留下。

  也曾有人试图收买他,开出的价码是20万,这比杨天才巡边十年的补助都要多,然而他不为所动。“我不能收这个钱,毒品流入我们这边,受苦的人太多了。”说到这里,杨天才连连摇头。

  尽管背负无数荣誉,但杨天才的住处在村中并不起眼。屋子里没有太多电器,在白天如果不开电灯甚至显得有些幽暗,地面在雨季还会变得湿滑。几十年如一日坚守在此,杨天才对物质并不在意。

  前些年,杨天才的一位亲戚未经批准,砍伐边境上种植的杉树,杨天才当着小组干部和群众的面,义正辞严地说:“砍伐木材是犯法的,我必须一视同仁,亲戚也不能例外。”杨天才先后协助处理了大大小小的盗林、盗猎事件100余件,有效地保护了边境一线的森林资源。

  5月14日,记者跟随杨天才,从他的视角来体验边界之路。“20多年前,我要走15公里,有10多个界碑。后来界务员人数变多,我现在负责5公里,一共三个界碑。”

  “有越南那边的人走私毒品,被我遇到,这种时候我们不会硬碰硬,因为虽然以前配枪,但还是要保护自己的安全。没有手机的时候,我就跑好几个小时到山下打电话,后来自己花钱买了手机,现在可以直接在山上报告,方便多了。”在杨天才看来,与犯罪分子斗争,还是要讲究方法的。

上一篇: 原标题:河南黄河滩区5个居民迁建项目今年将获省级投资7.4亿元 大河财立方消息 6月11日
下一篇: 四川在线消息(高志农 记者 张庭铭)6月11日